Plata & Past. #1

Auge過去篇終於出爐了(痛哭
比起用噴的的交流 寫本文腦汁根本乾涸十萬年 _:(´q`」∠):_





  男孩出生在一個盛產銀礦的小國。他的父親擁有當地三分之一以上的礦產,家族世代以經營銀製品為業,也是出名的貴族。


  他擁有和父親一樣陽光般溫暖的金髮,及如同母親高貴的紫色雙瞳。人們都說稱他是小王子,有個優渥且和諧的家。而他也理所當然認為他的家族完美無缺。


  ──直到親眼撞見,父親開槍的瞬間。


  大量鮮紅的血液飛濺到父親筆挺的西裝上,他認得倒下的那張臉,是前些日子來家裡和父親談生意的商人,在這個地區算是小有名氣。那天笑著摸摸自己的頭,還送了從遠方帶回的高貴的名錶。


  父親回過頭,在自己面前緩緩蹲下,臉上掛著一如往常和煦的笑容。


  「也好,該是讓你了解家族的時候了。」


  他想起外界流傳「檯面下的交易」、「明明是貴族卻涉及黑社會」諸如此類負面的傳聞。有因必有果,流言並非空穴來風。


  心底有什麼破碎似的。


  自己所相信的和諧與美好,不過是場給外人欣賞的戲劇。


  有光明必有黑暗、真實往往非表面所見。父親不斷告誡自己。


  男孩開始被迫接受無法攤在光下的醜陋的事實。小小的雙手持起刀槍、學習戰鬥技巧。


  「--時時刻刻保持警覺,搞清楚你的立場。你背負的是、整個家族。」


  ❖


  「抱、抱歉!真的很對不起!請您原諒我!」穿著昂貴服飾的男子跪在他們父子面前,額頭連續撞擊大理石地板,傳出紮實的聲響。


  打從男孩接觸家族事業之時,他慢慢了解有許多人是為了權勢和金錢才接近家族的。例如面前的男子,當初不斷纏著父親要談論合作,卻私下將貨品調包,以高價賣出贗品,正品則偷偷銷往他處,賺取中間利潤。不過男子想法單純,手法拙劣,輕易就被抓出證據。


  「從一開始我就說過了吧,背叛者,決不寬恕。」男孩父親優雅地啜口茶,以眼神意示站在一旁的男孩。


  男孩接受訊息時一愣,才緩緩舉起銀光刺眼的槍,對準男子腦門。


  「請原諒我!下次不敢了!下次真的不敢了!」男子加快磕頭的速度與力量,額頭緩緩流下一道血痕。


  「父親……」男孩有些遲疑也不忍痛下殺手,替男子向父親求情。


  「搞清楚,Plata家族,不存在同情與仁慈呢。」


  「……抱歉。」男孩雙手微微顫抖,閉上雙眼。


  ──砰。


  ❖


  相同的事反覆上演,男孩早已麻痺。面對哀求他可以充耳不聞、血肉模糊也可以視而不見,遇見仇家更是能冷靜回以反擊。他甚至學會無時無刻面帶笑容拔除阻擋家族的阻礙。


  純真無邪的笑容、面不改色的開槍,他有些害怕這樣冷漠的自己,但父親讚許的表情卻又讓他臣服在「家族」之下。那就一直一直笑著吧,就算再怎麼不喜歡。


  男孩成長為少年之時,內心逐漸變得偏執、近乎瘋狂。


  他曾問過母親,然而母親只是溫柔的摸著他的頭說:「每個人看見的面都不一樣呢,你認為醜陋,我卻認為你父親為了家族正勇敢的走著這條充滿荊棘的道。」說話同時,那雙和自己相同的紫眸閃爍著光芒,令少年看得入迷。


  是嗎、是嗎,那父親看見的世界又是如何呢?


  似懂非懂間,他恐怕再也無法知曉答案。





TBC#
09:57 | 【劇情】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Plata & Past. #2 | top | 二十字微小說挑戰

留言: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auge0319.blog.fc2.com/tb.php/13-6a00427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