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ver End. #1

結局篇來啦 ლ(◉◞౪◟◉ )ლ (跳太快#





  他站在午後烈日下,靜靜望著校園。


  它是如此平靜,沉默地見證數以千計的玩家,以鮮血訴說他們無可奈何的過去、以身軀刻下自我生命的結局。輪迴再輪迴,人們只顧專注於眼前的金錢權勢,而忽略道上滿布荊棘與暗潮。


  E、N、D?


  少年提著皮箱,走在空無一人的操場上。


  ❖


  遊戲進入後期,學生人數剩餘不到十名。一路以來,Auge抱持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心態,雖偶有非得出手的時刻,但尾刀從非他下手,這便是他至今仍保持梅花三的緣故。


  許多生存至今的人能力並非最強,卻肯定十足狡詐陰險。例如Auge現面臨的情況,俗稱「冤家路窄」,前陣子他為了保護Dilo出手挖掉某藍髮方塊班同學的眼球,當時同夥的紅髮運用能力帶兩人逃跑,就沒了下文,想不到今天找碴組直挺挺擋在他面前,還多了個夥伴--黑髮女孩。


  「哎呀,你們還活著呢。」面對三人包圍,Auge仍神色自若調侃藍色,挑釁般看向他黑色眼罩,微笑。


  「哼!」藍色咬牙切齒,身體發出光芒。「我要活活挖掉你雙眼、扭下你四肢、踩著你的屍體繼續活下去!紅色!」


  「是!」紅色一臉戰戰兢兢,向前靠近藍色。


  Auge將最後一口吐司塞入嘴裡,左手具現出刀叉。搞不清楚對方意圖就要先發制人,銀刀精準射向藍色心臟位置,即將刺穿時,兩人憑空消失,Auge一驚,還來不及反應藍色的拳頭已近在眼前,朝左臉狠狠灌下,力道之大讓他摔飛到數公尺外。


  如火燒般的灼熱感自左臉蔓延、耳朵嗡嗡作響、腦袋宛若石頭沉重,Auge痛的蜷縮在地上。


  上次學到教訓,現在藍色和紅色懂得運用能力彼此配合,這次換他太大意了。正想掙扎起身,黑髮女孩的鞋跟毫不留情踩上他右腕,Auge悶哼幾聲。


  「人家最喜歡慢慢玩了!」伴隨甜膩語氣,匕首同時插入掌心。
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--」


  折磨當然不會就此結束,黑髮女孩打開隨身攜帶的小瓶子,將白粉灑在傷口。


  「你就仔細感受,毒藥腐蝕細胞的快感吧!嘻嘻嘻嘻嘻!」


  女孩的笑聲在腦裡不停迴盪,而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不聽使喚的手由指尖開始變紫、發黑,像藤蔓般向上蔓延。


  該死、該死、該死!


  身上滿是汗水,左耳還在吶喊,現在他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。痛覺一步步侵襲意識,Auge不知道自己能再撐多久。


  突然想起離去時那人的眼神。


  你還在等吧?抱歉,要失約了。


  「眼--」


  視線逐漸模糊之際,他看見三支箭矢沒入腦門、咽喉、心臟,血液飛濺的畫面。暗藍色的髮絲在眼前飄揚,有些熟悉,卻想不起來。


  「你叫我……」


  「別說話,我立刻替你治療!」


  你怎麼知道我……


  光芒之中,Auge昏了過去。


  ❖


  還活著吧?雖然答應百分之百相信你,但仍會擔心啊。
  貪吃的你是否吃飽、獨自奮戰的你會不會偷偷哭泣。
  回信讓我放心好嗎。

  我等你歸來的那日。





  「哇哇哇哇哇--是信嗎是信嗎?誰寫的啊--」偶然被Dilo瞧見,Auge笑笑,將信折好,收入上衣口袋。


  「家裡的狗。」他面不改色。


  「什麼什麼什麼我要看--」面對Dilo湊上來的興奮模樣,Auge全數用銀湯匙擋回。


  宿舍抽屜內厚厚那疊,他從未回過。





  腦震盪、左耳出血、右手中毒,欸,有全屍就要偷笑了……好啦,不開玩笑,下毒的人呢?
  呃,射死了……


  朦朧間,他只覺鼻腔內滿是藥水味,和耳熟的兩個聲音。


  噗,也是。哎呀哎呀,要防止擴散只能切掉囉--
  嗯……


  切掉什麼?該不會又是那老師的變態實驗?可是這聲音應該是傑……


  還來不及張開雙眼,意識又被壓入深深的黑暗之中。





  離你回家的日子越靠越近,很緊張。
  你一定正笑著罵我要相信你對吧。

  我等你。





  Auge清醒時覺得自己做了好長好長的夢,正想施力坐起,牽扯傷口的疼痛感如大浪襲來,令他無法動彈。


  「啊,你醒了。」


  「……說什麼?唔!」傳遞到耳裡的聲音感覺和平常不同,悶悶的。他本想移動身體,又一次弄痛自己。


  在那人幫助下,Auge順利躺個舒服的姿勢,看清對方面貌時他微微愣了。是先前夜裡偷挖眼球被攻擊、然後出手相救擁有治癒能力的黑桃班同學。他那頭柔順長髮整齊紮在腦後,身上揹著弓與箭矢。


  是你啊,想不到還有熟識的人存活至今呢。


  他說,當他看見Auge被三人圍住,一時沉不住氣便直接拉弓射殺了。


  你再次救了我。


  「抱歉,我的能力只能治癒基礎外傷,無法完全恢復你的左耳……」


  聽不太見,這剛剛就察覺了。你還換到右邊來和我說話呢,真貼心。


  「我實在愚蠢,沒要到解藥就把那人也殺了。」對方越說頭越低,懊惱自責全寫在臉上。


  Auge視線向下,這才注意到,右側袖子下空空如也。


  「謝謝你。」雖然聲音像蚊子般細微,不過看對方呆住的反應,確實是傳達到了。


  「本來已有死亡的覺悟,醒來後發現只少了一耳聽力和右手,反而覺得欣慰呢。」這時候自己應該傷心大哭吧,但Auge卻笑了,打從心底真心笑了。


  「你很特別。」那人露出古怪的表情,話裡不知是褒是貶。







TBC#
18:49 | 【劇情】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| top | Plata & Past. #4

留言: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auge0319.blog.fc2.com/tb.php/18-d77f2bd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