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o Stole The Eyes?




  入夜後,多數學生早已回到宿舍休息。但在宿舍外牆角邊有些微的打架聲傳出,為這寧靜的夜帶來小小的不平靜。



  選擇在這樣的時刻廝殺,一方面可以避免第三者介入,另一方面,順利的話,可以隱瞞殺人者的身分,降低往後「被復仇」的機率。



  這場本是隱密的爭鬥,但雙方間你來我往、血肉飛濺的模樣,全被收盡在不遠處的銀製望遠鏡裡。



  其實是想趁著夜晚偷偷溜到小賣部挖點什麼東西來吃,怎麼也料想不到,一踏出房門,就瞧見如此精采的畫面。少年連忙壓低身體,以能力具現出銀製的望遠鏡,躲在三樓觀戰,小心不被捲入紛爭。



  夜裡視線不佳,看不出對戰者的身分,但從兩人使用能力時的光芒可以判定花色是黑桃和方塊。



  黑桃雙手一張,週遭立刻懸浮著數十支大大小小的冰柱。方塊作勢想逃跑,只見黑桃右手揮動,冰柱毫不留情、全數往方塊射去。



  「What the fuck!被這麼粗的冰柱射到不死也半殘!」少年嘴裡邊吃著草苺Pokey棒邊罵。同時在心底暗暗記下,以後一定要先準備面盾牌。



  方塊發出橘光,冰柱在接近方塊外三公尺範圍馬上轉彎,射向牆壁或樹木,應聲碎裂。



  「念力嗎……還是什麼能力啊……看起來挺麻煩的。」



  黑桃不甘示弱,重新具現出更多冰柱投向方塊。方塊起先還能順利將冰柱轉移,但時間一拖長,本就十分疲憊的精神,體力再也支撐不住,橘光減弱,冰柱旋即貫穿身體各處,人也狼狽倒落。



  「哎呀哎呀,看起來滿痛的嘛。」嘴上喊著痛,但少年卻一臉事不關己、還津津有味咬著食物。對於殺或被殺,不帶一絲情感。



  黑桃手握銳利的冰刺,慢步走向方塊,模樣宛若死神。方塊仍想用最後一絲力氣掙扎,微弱的橘光一陣一陣,似乎是想用能力將身上的冰柱拔除,無奈只是徒增自己的傷痛。少年隱隱約約還聽見痛苦的呻吟聲。



  勝負已定。



  少年收起望遠鏡,壓低帽緣,無聲離開。



  在聽見某種柔軟物體被貫穿的聲響,他輕輕地笑了。





  ♘






  方塊的嘴角一顫一顫抽動著,似乎還有些意識,他聽見落葉被踩碎,眼球慢慢望向來人。



  少年輕哼著歌、踏著愉悅的腳步而來。手裡的銀湯匙轉呀轉,一會拋到右手、在空中旋轉無數圈後又回到左手。



  方塊的模樣活像隻刺蝟,被刺穿之處血液泊泊流出。少年的神情像是沒看見這血肉模糊的模樣,依然帶著笑容,在他身邊蹲下,甚至低下頭靠近對方臉龐。



  「雖然我最喜歡充滿活力的眼神,但看著眼一點一滴失去希望的樣子也別有風味呢,嘻嘻!」銀湯匙在路燈照射下閃閃發光,光線反射到方塊早已沒有光采的眸上。「嗯嗯嗯……別擔心,讓我的雙眼、代替你繼續看著這世界吧♥」



  噗嘰!





  ♘





  每日到校時,總有新的空位出現、也有人名從佈告欄上被抹去,多數人早已麻木。大家心中都明白,這不只是個遊戲,還是個「把命給賠進去」賭局。



  「知道嗎?這星期出現的屍體都有奇怪的地方耶!」



  「不就是各種模樣的死法嗎?上次……的屍體我有看見,支離破碎,慘!」



  「重點是五具中有三、四具的眼球都不見了!」



  「啊?眼球?應該是死的時候噴掉的吧!」



  「不對,我看過屍體,是很整齊的切口。本來我還在猜是不是同一人殺的,但……是被火燒而死,……卻是被冰柱貫穿而死,……又是從高處跌落摔死,怎麼樣都說不通!」



  「到底是哪個變態的會去挖死人眼球啊,不會又是……老師的變態實驗?」



  「噁!聽你這麼說,我上次才不小心看見……老師的實驗室裡有奇怪的器官標本,他一邊加各種液體進去還喃喃自語……」



  「Fuck!我以後絕對要跟他保持距離!死也絕不死在他面前!絕!不!」







- FIN? -
12:35 | 【劇情】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We are pocky friend ? | top | The Boy’s Collectibles.

留言: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auge0319.blog.fc2.com/tb.php/4-67e4835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