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r The Fedora. #1

角噗內和大家玩猜猜帽子下有甚麼的線索劇情XD






  「Fuck you!」Auge左右手各抱著一大袋零食,神色不悅走在夜晚的操場上。


  今晚又是「零食補貨夜」,無奈剛從小賣部踏出,就看見校舍上有黑影摔落。幾盞路燈的光線其實看不太清楚,但他能肯定又是具屍體。腳跟一轉,硬生生從回宿舍的方向轉往教室。


  「現在是流行晚上殺人?這樣比較有氣氛嗎!到底是什麼該死的風氣……」Auge對於大家都在夜裡殺人的行為感到咋舌,但卻沒想過,自己看見屍體就無法克制想挖走眼球的執念,同樣也令人難以理解。


  先將重要零食藏在草叢裡,而後直直往「命案現場」去。越是靠近,血腥味也更加濃厚。


  躺在面前的的確是具屍體,紅心班,能力是能夠以手劃開皮膚。由於從高處摔落,屍體腦漿四溢、身體多處摔的彷彿爛泥,部分器官還散落在外,究竟是失足跌落、或人為刻意,就無從得知了。


  Shit!我的眼球該不會也摔爛了吧!


  這才是真正的目的。想到這,Auge連忙蹲下查看,一顆破裂,另一顆還算是勉強接在眼窩裡。


  「還有一顆!」他開心的笑了,從短褲口袋拿出裝著不明液體的玻璃罐,左手用銀湯匙俐落一挑,將眼球丟到玻璃罐裡。望著罐子裡眼球的血液緩緩擴散,液體逐漸變的污濁,他像是得到什麼稀世珍寶般,眼神閃閃發亮。


  「偷眼球的果然是你。」背後傳來冷笑聲,打斷Auge欣賞收藏品的美好時光。


  轉頭一看,對方穿著藍色制服,手背上卻是紅色號碼。他記得這傢伙,上次也是在夜裡和黑桃班的對戰,以催眠術讓對手自焚。印象中「與催眠者眼神互視、接收聲音都會接受催眠。」看來得小心面對。


  「晚安,你似乎專挑能力強大的同學下手嘛!嘻嘻。」先將重要的玻璃罐鎖緊,小心翼翼收回口袋。


  「哼!我可是要成為Joker的男人!不管是什麼能力,我一樣可以不動手就殺了你們!」對方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,口氣狂妄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。


  ……是自大的笨蛋啊。不用擔心了。


  有些無奈從帽子底下拉出一條鋁箔包裝的洋芋片,拆開往嘴裡送。又看看對方,決定轉身就走。


  「Auge,梅花三,殺人數零。能力是具現銀屬性物品,不過短時間只能具現刀叉這種沒用的小東西。『時間』在戰鬥裡,就算是0.5秒都非常的珍貴。對了,帽子下是廚餘桶嗎?真是愚蠢的吃貨。」對方拿出黑色筆記本,唸出Auge的各項資料。


  聽見那自大的笨蛋對自己似乎做過特別調查,Auge有些感興趣,停下腳步。「每個人你都這麼認真調查嗎?真用心呢,嘻嘻──」轉身的瞬間,餘光瞥見有個身影快速向自己衝來──


  四目相對。


  「放空你的腦袋,專注於我的聲音……」刺眼的紅光、伴隨溫柔卻殘酷的耳語。


  「現在開始,聽我命令。」



TBC #
12:46 | 【劇情】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Under The Fedora. #2 | top | We are pocky friend ?

留言: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:
http://auge0319.blog.fc2.com/tb.php/6-e863f46a